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白虎武青婴
白虎武青婴

白虎武青婴

人家那里……也没毛……」武青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脸上嫣红似血,她发觉自己在玩火的路上已经无法回头了。
-
-  「哪里没毛?」张无忌还是没明白,愣愣的问道。-

-  「就是这里啦……」武青婴看到张无忌呆呆的稚嫩表情,心间不由轻松了些。-
  她用小手在张无忌的小腹上按了一下,嗔羞的说道。-
-
  张无忌这才明白过来,舔了舔嘴唇,哑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毛?」
-  「人家无意中见过你的……」武青婴吃吃的道,声音变得柔靡起来。-

-  张无忌猛然想到当时在小屋前逼迫朱九真抚慰时,正是武青婴在树后偷窥,心中顿时了然,口中却装作不知道的说道:「什么时候啊?」
--
  「不告诉你,嘻嘻。」武青婴娇声笑着说。-
-
  看着武青婴的娇嗔媚态,张无忌的心扑通扑通跳的更快了,嘶哑的说道:「谁说我没毛了,青姐你摸摸看。」说着一把扯开裤带,捉住武青婴软滑的小手向裤子里带去。-
-
  武青婴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开,小手便被送进了张无忌的裤子里。-

-  张无忌把那小手按在腹间,喘着粗气问武青婴:「青姐,我有毛么?」
-  武青婴感到手下确实有些毛发,不过很是稀疏,心中诧异不已,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这……」
--
  就在一个月前,张无忌发现在阴茎的周围开始长出毛发来,油汪黑亮的,并且越长越多,到现在已经有几十根了。他见武青婴有些瞠目结舌,不由微微得意的说道:「怎么样,青姐?」说着,手却没有停下,握着武青婴的柔荑又向下划去。-
-
  触到了一根坚硬粗壮的物事,武青婴娇躯急剧的颤抖了一下,她本能的想缩手,却被张无忌按住。直到那软滑的小手圈握在了自己的肉茎上,张无忌才松开了手,又圈住武青婴的蜂间。
-
-  武青婴握着张无忌的阴茎,小手微微颤抖,只感觉这物事极粗,自己的手竟不能圈拢。
--
  张无忌搂着武青婴娇小的身体,感受着那小手异样的软滑柔嫩,心中不由想道:「怪不得卫相公这么喜欢,她的手儿果然比真姐的更加嫩滑。」想着,他凑到武青婴的耳边,轻轻说道:「好青姐,手儿动一动吧。」-

-  武青婴芳心狂跳着,小手却不由听话的在那肉柱上揉撸起来,心中也无来由的想:「怎么这么粗……」虽然之前偷偷的窥过,也知道张无忌的阳物要比卫璧的大上好多。然而远观和触握终究还是有极大的反差,如今真实的握在手中,武青婴的芳心再次的被深深震撼了。-
-
  小手抚慰着张无忌,武青婴内心已是六神无主,如团乱麻:「怎么办?我该这样么?可是现在困居这谷中,能否出谷全看这小鬼。即使短时间不能出谷,师哥中日is198宿醉,冬天马上到了,我终究也要依靠他……要么……就帮他这样……却不能让他……」-
-
  武青婴一边想着,一边活动着小手,逐渐的扩大了揉搓的范围。从肉茎的根部滑到顶端,她的芳心不能自抑的狂跳起来:「好长……」或许是卫璧平时太俯首帖耳的缘故,也或许是手中物太大的缘故,武青婴感到心跳的刺激比之第一次给卫璧抚慰还要剧烈十倍。
--
  「喔" 对……就这样……青姐……好爽……当武青婴的小手包住阴茎顶端的肉球时,张无忌呻吟了一声,在武青婴的耳边嘶声说道。刹那间,他觉得自己如在梦中,得到朱九真的肉体乃是自己强迫所致,虽然肉体上愉悦非常,却很少精神上的慰藉,相反让他对朱九真怀了歉疚之心。而现下眼前的娇娃竟背着同在谷中的青梅竹马师哥,坐到自己怀中半推半就的给自己抚慰,虽然不是真的云雨,却让张无忌体会到男女相悦的甘美和偷情般的刺激。-

-  武青婴俏脸嫣红,妙目睇了张无忌一眼,便用小手的掌心包住那肉球轻轻摩挲起来。她低垂臻首,柔荑徐动,却忽然「嘤」的一声,紧紧夹住胳膊,娇吟道:「小弟,莫要这样,好难过……」原来,张无忌圈在她蜂腰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攀上了她饱满高耸的酥胸。一开始武青婴还勉力的抵受着那莫名的刺激,享受着乳儿上传来的异样快感,没想到张无忌的手越来越迅疾恣意,强烈的刺激终让她承受不住。
-
-  张无忌腆着脸道:「青姐,没事,我轻一点……对了,你真的没毛么?」-
  武青婴没想到张无忌的问语这么胆大放肆,却不知张无忌少年崎岖,实在没有人来教他些人伦的道理。她闻言不禁又是惊异又是羞怯,芳心却是一荡,低垂臻首「嘤」了一声算是回答,胳膊却微微松了开来。她深怕张无忌进一步不轨,不由并紧了双腿,小手加速揉撸起来。-
-
  渐渐的,武青婴坐在张无忌怀中,由于不顺手,小手便慢慢酸了起来,张无忌在酥胸上的恣意亵弄也让她难过异常,更撩拨的她体内欲火越烧越旺,几乎烧毁了她的理智,不禁慵声说道:「小弟你站起来……我帮你把裤子褪了弄……」-
  随着裤子滑落,那根阳物从张无忌的胯间弹跳而出,肥硕有若儿臂,茎身圆润白洁,却有数道青筋虬绕,顶端一个李子般的龙首闪着油粉的光泽。在肉茎的根部,几十根乌黑的阴毛蜷曲伴生。-

-  武青婴看着眼前的巨物,不由吞了口口水,情不自禁的想:「好大……」她间忽然起了咬一口的荒唐冲动,又想起家传的秘法,芳心顿时荡漾不已,不禁慢慢蹲了下去。武青婴蹲到张无忌股间,又抬头瞟了他一眼,双目满含春水,有些茫然的抬起一只小手,微微颤抖的握住了肉茎,只觉入手滚烫,硬如精铁。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已经在通向欲望悬崖的道路上越滑越远了张无忌见武青婴蹲到自己胯下,在握住肉茎前还媚柔的看了他一眼,美目楚楚,春意盈然,那阴茎不由变得更加坚挺,在武青婴的小手中弹跳了几下。-

-  之前张无忌一直痴迷于朱九真,虽然武青婴也让他颇有惊艳之感,然而去年年尾在谷外被武青婴暗帮卫璧殴打,初入谷时为武青婴骗去医治卫璧,到后来她威逼巧夺朱九真食物,以及用朱九真身子为筹码换取小屋都让张无忌觉得她颇有心计,在惊艳之余也怀了厌恶的情绪。直到昨天,他的慕艾心思还绝大部分放在朱九真身上,又怎会料到今日is198此时,武青婴正妖媚蹲于自己腿间,用小手给自己抚慰阴茎。这时张无忌才蓦地发现,武青婴姿容丝毫不下朱九真,媚态却更胜三分。
--
  一个曾经让自己恐惧厌恶的明艳少女如今却蹲在自己胯间,讨好般的愉悦自己,这如何不让张无忌畅怀扬气,欣喜若狂?瞬间志得意满,舒爽不已的他把一直恋恋不忘的朱九真都抛在了脑后。
-
-  武青婴揉撸着眼前的巨物,小手渐渐的灵巧起来。一会用软嫩的手心摩挲龙首,一会用柔细的指肚拂过棒身,一会小手握了张无忌的肾囊捻动,蓦地又用莹白的指甲划过整个阴干is198,忽急忽缓,忽轻忽重,让张无忌销魂不已,站在那里挺腰弹动,心中连呼要命,只觉武青婴伺人的手段比之朱九真端个要强上十倍。-
  随着小手不停地揉弄那雄武的肉茎,武青婴娇躯也慢慢酥了半边,对眼前的大物越玩越喜,不禁胡思乱想道:「若被这物事弄进身子里去,只怕穴儿都会被撑裂了开……」迷迷瞪瞪的想着想着,武青婴猛然回过神来,顿时羞臊不堪,殷红满面,暗恼自己胡思乱想。她偷瞟了张无忌一眼,似怕被他窥到心中想法一般,却见张无忌正低头俯视自己,目含欲焰。武青婴吓得连忙又低下臻首,芳心突突直跳。她娇喘着,忽然葱葱玉指在那红油油的龙首冠上不忿的捻了一圈,顿把张无忌刺激的魂飞魄散,仰头「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  片刻后张无忌才从强烈的刺激里回过神来,低头瞧着武青婴蹲在胯下的妖娆媚态,感受着小手带来的畅美快感,极尽销魂,不禁喘息的问:「青姐……你来……那……卫相公……」-
-
  听张无忌提及卫璧,武青婴芳心微乱,小手停滞了一下方说道:「他成天酗酒……小弟莫要提他。」她想了想,又娇声道:「我乏了……师哥他什么都不管……却让我一个女儿家操is198持物事……如今我们还没有一点储粮,我……我不知该怎么办……小弟你……」说着,她抬眼看向张无忌,美目楚楚,带着微微的期待。
-  武青婴说的结结巴巴,虽然张无忌心中已有隐隐的猜测,却不敢确定,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她。他压在狂跳的心,等着武青婴继续说下去。-

-  武青婴抬着臻首,对张无忌又道:「小弟……我这般真心对你……希望你能……今后对我好……我还会些个女工,这谷中不是很多野棉么?往后我给你织成布匹,做成衣物……」
--
  「原来如此!」张无忌暗暗想道,心中顿时了然武青婴为何会如此屈身讨好取悦自己,原来是想用这抚慰的手段来换取过冬的倚靠,便有些戏虐的问:「那若是能出谷你当如何?」
-
-  「你愿意带我出去?」武青婴惊喜的问。-
-
  「是……只不过我在练一门家传的武功,待功成时应该能背负你们翻越悬崖出去。」张无忌说道。
--
  「那你缩身的功夫……」武青婴小心翼翼的问。-
-
  「缩身法门是我义父传与我的,不能外传。所以只能等我练成家传功夫后背负你们出去。」张无忌撒了个谎。-

-  「那真的要四五年么?」武青婴不甘心的问道。
-
-  「是的,假如练得不顺,只怕要更长。」张无忌说道。-

-  武青婴听了张无忌的话,心中感到微微失落。她犹豫了一下,蓦地娇羞呢喃的吟道:「那以后姐姐可要倚靠小弟你了,你可要对我好点。」-

-  武青婴说话间两片粉唇如同花瓣般不断张合,美艳无比,看的张无忌心中荡漾不已,忽然想起在中秋的月色下,朱九真跪在自己腿间,丰润的小嘴不断吞吐着自己的阳物……
--
  眼前这花瓣般的粉唇比之朱九真的丰润红唇,真的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端个难分轩轾……-
-
  张无忌心中顿时起了一股邪念,深吸了口气,挺起阴茎悄悄向武青婴的小嘴边抵去。
-  忽然感到那红红的龙首逼向自己的脸颊,武青婴心中微微发慌,抬起臻首看了张无忌一眼,美目里带着微微的疑惑。她刚想说话,一阵阵浓厚的雄性气息钻进小巧的琼鼻中,顿时让她感到一阵轻微的晕眩,再回过神来时,那硕大的球头已经抵在了自己的唇瓣上。-
-
  武青婴「呀」的一声惊叫,猛地偏过了头颅,正不知如何开口叱问张无忌时,却听他哑声说道:「青姐,帮我舔一舔好么?」
-
-  武青婴闻言,先是失色,又是羞愤,急道:「这怎么行,我不……」她偏着俏脸躲开那肉茎,却见那粉红色的肉球在眼角边晃来晃去,心中不禁惊慌无比,只本能的想:「这……怎么可以?连师哥我都没给他……」-

-  正想着,只听张无忌又道:「青姐,你的嘴唇好美,像花瓣一样……我早上刚洗过,很干is198净的……」
-
-  武青婴听张无忌说是干is198净的,慌乱中不禁微微的迟疑了一下,那肉球便又抵到了如花唇瓣上,顿时浓郁的雄性气息熏得她头脑一片空白,以往的机智灵动不知飞到何处去也。她本有心撩拨张无忌,不料自己也情不自禁的深陷进来。她也曾预料到自己可能会玩火自焚,却没料到那情欲的火焰会如此肆无忌惮,这么快就吞噬掉自己的理智。这时的她,早已忘却了师哥卫璧,心中只塞满的全是站在面前的少年和他胯间的这根大大的阳物。
--
  「青姐,用舌头舔一下……」张无忌声音嘶哑的颤抖着,仿佛从很远处传来,又仿佛近在耳边,带着无限的魅惑和魔力。-
-
  武青婴双目微闭,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心中似乎有一个魔鬼在不断对她说:「他说舔一下,那就只舔一下,就一下……他不能说话不算的……」她终于颤抖的张开了小嘴,伸出粉红的小雀舌,在那圆圆的肉球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
  「喔…………青姐你太厉害了……不要停哦……」一阵酥麻从龙首传过棒身,钻进脊椎直窜到心里,张无忌不禁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
-
  「竟然有点咸……」武青婴想着,听到张无忌的赞美,她不由又舔了一下,仿佛不相信一般。-
-
  「对,就是这样……继续……」张无忌嘶吼般的说道。
--
  「干is198净的也不行啊!」武青婴蓦地清醒过来,心中顿时麻乱不堪。她急急忙臻首后仰,避开了那在唇间晃动的殷虹肉球,抬起臻首,刚想出言抗拒,却发现张无忌正低头俯视自己,目光如炬,站立在面前的身躯显得是那么高大,带着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
-  「小弟,不行……」武青婴刚惊声出口,那阳物却又直迫而来,瞬间半个龙头挤入了小小的檀口里,把两片花唇撑的圆圆的。-
-
  武青婴大急,顿时瞪大了美目,急忙后仰娇躯,不料却被张无忌从脑后兜住了了臻首。她「唔」的一声呻吟,向上瞧去,只见张无忌喘着粗气,目光灼灼的俯视着自己,眼睛中充满了欲望和征服。只听张无忌声音低哑的说道:「青姐,莫怕,这里没有别人。」说着,他向前耸了耸臀股,整个龙头便逐渐没入了武青婴的檀口中。
-
-  武青婴感觉巨物慢慢挤进小嘴里,把小嘴塞得满满的,她想挣扎,浓郁的雄性气息却熏得她浑身乏力,不由僵蹲在那里。随着那肉茎慢慢深入,她感觉小嘴有些发酸,生出了很多唾液,体内的炽热迅速的高涨起来,也不知是酒劲上来还是什么,不由又抬头楚楚可怜的看了张无忌一眼。-
-
  龙首上传来的紧迫湿热让张无忌一阵眩晕,如同飘荡在云雾中。他又呻吟了一声,深吸了一口气,捧起武青婴的臻首,一边贪享的看着她的俏丽容颜,一边腰胯慢慢的挺动起来,抽插一次比一次深入。-

-  「唔……唔……」武青婴全身绷紧,因为檀口中含着巨物,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
-  当半根肉茎没入嘴中时,武青婴感觉像被捅进了喉咙中,顿时恶心欲呕,双手急忙在张无忌腿上一撑,娇躯猛地后仰,吐出了张无忌的阳物。-

-  张无忌的阴茎从武青婴嘴里脱出,只见前半根已被口水浸的湿腻腻的,那球头仿佛被涂了一层油一般,闪着水润的光泽。-
-
  武青婴坐在地上,急剧的喘息着,两片花唇如沾雨露,妖艳湿靡,高耸的酥胸也剧烈的上下起伏着。她慢慢回过神来,心中羞恼不已,自己的小嘴表哥连亲都没亲过,想不到刚刚一时迷乱,竟被张无忌插到嘴里……-

-  张无忌看着地上喘息的武青婴,心中不由微微忐忑,试探的叫了一声:「青姐……」
-
-  武青婴小手抚胸,待喘息渐渐平息,先瞪了那高耸的肉茎一眼,又抬起头瞧向张无忌,俏脸殷红的像要滴出血来。她忽然妖娆的睇了张无忌一眼,大眼睛里闪烁着羞涩与涟涟春水,娇声叱道:「小坏蛋,这般欺辱我,坏死了你!你太孟浪了,差点呛死姐姐……」-
-
  张无忌这时稍微冷静了些,听了武青婴的娇责,不禁感到有些歉疚和尴尬,讪讪的说道:「对不起……刚刚我太激动了……」
--
  看到张无忌稚嫩英俊的脸庞上带着歉疚的神情,武青婴心中无来由生出了些成就感,又见那挺翘的阳物肥嘟白嫩,甚是可爱,不由暗想:「既然已被他这样,不如就讨好他一番……况且娘教的法子还没试过……不如在他身上验证一番,也让他尝尝我的手段……在师哥那我胜了朱九真,在小坏蛋这也不能输给了她……」-
  却忽然又想道:「可是朱九真已经跟他……那我岂不也……不行不行……」
-  想着,武青婴俏脸红的更加妖娆,又说道:「小弟你太坏了,把你那……塞到人家嘴里……也不问问人家……」说着,她娇嗔的瞪了张无忌一眼,然后坐直了身子。
--
  武青婴和朱九真不同。之前在和朱九真一起时,张无忌一直怀着恨意和征服的欲望,每一次强迫朱九真都让他感到快意不已。然而今日is198和武青婴一起,他心中既有淡淡的厌恶,又从这明艳的娇娃身上感受到无尽的媚惑,武青婴的一颦一笑,轻嗔薄怒让他体会到无比的暧昧刺激。张无忌不由俊脸通红,挺着阳具站在那里,一时汕汕不知该说什么。
--
  正尴尬间,他感到下身一紧,低头看去,只见一只小手已握在了自己的肉茎上。武青婴正抬起臻首,冲他妩媚浅笑,双目中嬉意盈然,张无忌的心不由又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  「啵」张无忌低着头,只见武青婴又蹲到自己胯间,撅起花唇在龙头上亲了一下,顿时满心荡漾,畅怀无限。
--
  正魂迷神飞时,张无忌又听武青婴呢声说道:「小坏蛋,你不准动……」说着,只见她花唇轻启,臻首前倾,那龙头便慢慢没入了檀口里。-
-
  武青婴吞吐着肉茎,不时还抬眼瞟向张无忌,眼神极尽妖媚,红艳花唇随着肉茎进出不断翻合。-

-  张无忌看着胯间的美景,贪享着销魂的快感,不禁色授魂与,心愉一侧。他忍耐不住,微微弓腰,一只手向下摸去,在武青婴的酥胸上抓捏了几下,虽然不甚趁手,那软绵弹跳的触感却着实美妙。
-
-  武青婴「唔」的一声闷吟,娇躯不由扭动一下。她媚眼如丝的瞪了一眼张无忌,便不管他的亵玩,继续吞吐着口中的阴茎。慢慢的,她感到双腿半蹲着酸麻难当,于是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张无忌的腿间,两只小手攀在了张无忌的腿肉上。
-  张无忌一个不小心,揉捏的力道微微重了些。只听武青婴「唔」的一声,吐出了肉茎,嗔道:「小弟,轻些个……」
-
-  张无忌闻言住了手,歉然道:「青姐,我站着着实不趁手……不若……」
-  武青婴蛾眉一挑,呢声道:「不若什么?」-

-  张无忌腆着脸笑道:「不若我坐在那大石上……让小弟能摸住青姐的乳儿,更好地伺弄姐姐。」
-
-  武青婴看向那石头,俏脸瞬时羞的通红。她犹豫了一下,忽然美目横了张无忌一眼,启齿嗔道:「小弟你端个会享受儿……」
-
-  ……
-
-  武青婴用小手把垂下的一缕发丝掠到晶莹的耳后,又从地上捡起束带把青丝扎拢,然后娇俏的睇了张无忌一眼,才握住那直矗的肉茎,小脸俯就,花唇绽放,将红红润润的肉球儿裹入檀口中。
-
-  张无忌坐在大石上,双腿大大张开,看着武青婴玲珑的娇躯跪在腿间,俯首吃住自己的阳物,不禁满怀激荡,满足的叹了口气。
-
-  武青婴听到张无忌的叹息,美目横瞟了他一眼,忽然伸了另一只小手,拉住张无忌的的手按在了自己高耸的酥胸上。
-
-  料不到武青婴竟如此主动,张无忌激动不已,双手齐齐伸出握住她的双乳。-
  阴茎上传来的极致快感让他很快欲火重燃,一边贪享着武青婴的伺弄,一边双手搓揉起她挺翘饱满的乳儿。触到乳峰上两粒高高的突起,他便将之捏在指间轻揉慢捻。那颗乳蒂如花生粒大小,正坚硬的挺翘着。
--
  武青婴娇嫩的脸蛋洋溢着红晕,娇艳的花唇不停的吞吐着阴茎,粉腮也不断地鼓起凹陷。待乳蒂被张无忌捏住,她娇躯蓦地一颤,微嗔的横了张无忌一眼,长长的睫毛抖动着。一只白玉般的小手搭在张无忌的腿上稳住娇躯,另一只小手却攥住了余在口外的阴茎茎干is198揉撸起来。-
-
  被武青婴手口齐施,快感变的更加强烈,张无忌感觉魂儿都仿佛被武青婴吸了出去,浑身的毛孔都张了开,心中激起层层欲浪,心神摇曳的想道:「既然她有求于己,又主动给自己快活,那是不是可以……」想着,他悄悄把手向武青婴的罗衣里探去,慢慢的,终于隔着丝质的抹胸握住了一只乳儿。-

-  武青婴先是扭摆着身子,似是想抗拒张无忌的动作,待他的手握住了乳房,娇躯剧烈颤抖并挣扎起来。她吐出了阳物,用小手按住了张无忌探入衣内的手,急道:「不可以的,小弟。」-

-  「我不动,就放在这……」张无忌腆着脸说道,手中的抹胸又薄又滑,将武青婴酥胸的优美轮廓勾勒的丝丝入扣。既已握到了手中,他如何还舍得放开。-
  武青婴还是第一次被男子摸到衣内,急急忙捉住张无忌的手向外拉,却没有拉动,便又是心慌又是无奈的嗔道:「那你只准放在那里,莫要动哦。」-
-
  张无忌连忙笑应道:「一定一定!青姐……再帮我吮一吮吧!」-

-  武青婴无奈的白了张无忌一眼,又俯首相就,含着那肉球儿吞吐起来。-
  看着武青婴在胯间用小嘴儿伺弄自己,张无忌的心又泛起欲浪,那只在抹胸上的手渐渐不老实起来,先是一个手指,接着第二根……武青婴每次抬头想抗议,他便住手,过片刻又重新活动起来,并且得寸进尺。当武青婴再一次抬头时,他的另一只手也探进了罗衣里,握住了另一只乳儿。-

-  张无忌隔着丝绸抹胸揉捏自己酥胸的可恼手掌让武青婴又感快乐又感难过,虽然数次用眼神抗拒,却还是在张无忌的手下节节败退下来。如蚁爬般的麻痒伴随着鹿撞般的悸动心跳让她不断扭动娇躯,试图想摆脱这不适感。然而一个魔鬼般的声音不知何时从内心深处冒出,贴在她耳边不断轻语:「放弃吧放弃吧……」
-  她只觉酥胸上窜遍全身的刺激感直比张无忌之前隔着罗衣搓揉要强烈十倍,比卫璧的抚摸更是强烈百倍,张无忌那手掌仿若蒲扇,将她体内的欲火愈扇愈旺,直把神智都烤的模糊起来。-
-
  武青婴娇躯愈发的酥软,本来还想抗拒抑或矜持的心不由慢慢的气馁了,最后竟禁忌般的贪享起来。她忽然感到小嘴有些酸,便不再吞吐,而是仅含住那龙头舔唆起来,小手依然在肉茎茎身上套撸着。
--
  虽然武青婴只裹住球头,然而那小嘴的吸力,雀舌舔过球头嫩肉带来的酥麻感却更强烈,张无忌开始有些承受不住,嘴里嘶嘶吸着冷气,喉咙间不时发出低吼。
-
-  武青婴抬眼瞥见张无忌俊脸扭曲,龇牙咧嘴的怪模样,不由竟微微得意,心中生了掌控的快感。她挑了挑纤秀的蛾眉,更加卖力的舔吸起来,顿时把张无忌弄的怪声连连。
--
  张无忌感觉那肉茎被武青婴小嘴伺弄,硬的仿佛要裂开一般,不禁欲火如焚,双手忽然捏了武青婴的抹胸,小心翼翼的向上提去……-
-
  一直以来,张无忌对朱九真都是强行索取,得到的都是感官上的享受。这番和武青婴一起,她的烟视媚行,巧笑倩兮,莺声燕语,薄怒微嗔,撩拨挑逗都让张无忌感到别样的悸动刺激。他小心翼翼探索着周旋着,与武青婴玩着暧昧的游戏,深陷其中,心迷神醉。-
-
  直到双乳脱离了抹胸的束缚,在酥胸上弹跳时,武青婴才发觉和清醒过来,却为时已晚,张无忌的手已经握住了她的双乳。她之前连罗衣内都没有让卫璧伸进过,今番张无忌却连破她两道防线。-
-
  武青婴还是第一次被男子贴肤摸了乳儿,纵使平时再机灵伶俐,现在她的芳心也是惊乱不已,娇躯剧烈的颤栗起来,本能的用小手隔着罗衣按住张无忌的双手,檀口吐了龙首,慌慌的道:「小弟……真的不行……哟……」
-
-  「没事……我就放在这不动……」张无忌说着,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止,依然握着那两个乳儿揉动着。
--
  武青婴小手拼命的按住张无忌作怪的手掌,然而芳乳被袭的惊羞悸动和张无忌手掌缓缓揉动带来的强烈酥麻齐齐窜入心扉,让她如遭雷击,又觉周身爬了万只只蚂蚁一般,瘙痒难当,不禁奋力的扭动娇躯,口中颤颤地娇吟道:「好弟弟……不要……姐姐受不住了……哟……不要……」正哀求着,武青婴蓦地感到小腹痉挛了一下,接着一股湿意如泉水般涌出股沟,瞬时腿间变得湿漉漉的。这时,她才知道,虽然空有家传的秘法,却只是纸上谈兵,终敌不过有些许经验的张无忌,还有她不知道的是女人在这种事情上天生是个弱者。-
-
  手下的乳儿堪堪一握,虽然不及朱九真的丰硕,却一样的柔滑弹跳,甚至犹有过之,给张无忌带来不一样的新鲜感。他的手背武青婴压住,只能握着乳在手心揉动,随着揉动,感觉到武青婴竟然慢慢的放松了手。再看武青婴,只见她已面色潮红,美目迷离,花瓣般的红唇微张,急促的喘息着,有如离了水的鱼儿般,不时发出断续的低吟。
-
-  张无忌大喜,双手用力,挣脱了武青婴无力的小手,在那坚挺的乳峰上揉抚起来,忽快忽慢忽轻忽重,直让武青婴娇躯激颤,吟语不连声。-

-  张无忌享受着手下的极致软绵柔滑,忽然又感到胯间那肉茎硬的像要涨开般,端的难受,便又向武青婴小嘴里耸去。-
-
  武青婴此时已无力阻止张无忌肆虐的手掌,唯有任他恣意的亵玩着自己的玉乳。待肉茎迫到嘴边,她茫茫然张启花唇含了那硕大龙头入口,刹那间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一块浮木般,心中稍定,又感到乳上窜入娇躯的感觉激起的欲浪越来越汹涌,让她急欲寻求一个发泄的缺口,便不由自主的全力吮裹舔吸起来。两只小手交替握住棒身,有如找到了稳住身形的支点,往复回旋的套撸搓揉着。-
  武青婴口舌并用让张无忌有些猝不及防,顿时「嗷」的一声嘶吼出来,一股从未有过的极致快感在体内迅速的堆积,汹涌的让他竟有些承受不住,浑身变得都麻酥酥的,不由松开了武青婴的美乳,两只手后撑在了石头上。他咬紧牙关,想尽力的抵御这高涨的欲浪,让其慢些到来。-
-
  张无忌的双手离开了乳房,让武青婴感到微微的怅然,然而刚刚乳儿被侵袭的刺激实在太强烈了,虽然畅美异常,却也难过莫名。她不由想起了娘亲私下传授的密法,蓦地雀舌抵住龙头凸起的边沿,顺着圆圆的弧度捻了一圈。-
-
  一股极为强烈的酥麻畅美顿时窜进张无忌的肉茎,沿着脊柱攒走全身,让他剧烈的激颤一下,体内的快感差点汹涌而出,不由又发出了「呃」的吼叫。然而还没等他平定下来,那雀舌又捻了一圈……-

-  虽然拼命的抵御着愈来愈高涨的快感,那雀舌周而复始的捻动终让张无忌承受不住。没几下,他便感道腰股都变得麻木起来。那阳物却变得更加坚挺巨大,在武青婴的小嘴里开始颤抖起来。-

-  武青婴见张无忌此种形状,知道他要泄身了,刚想趁胜追击,脑海里却蓦地闪过朱九真糊满了浊液的脸,顿时一阵心怯。她急忙吐出了肉球,接着用葱指悄悄在张无忌的肾囊下一按。-
-
  张无忌正龇牙咧嘴心道不妙时,却感觉随着武青婴的手指那一按,欲浪竟慢慢平息,缓缓的消退下去。-
-
  极乐在即将喷发时莫名的消退让张无忌有些怅然若失,正怅然的喘息间,武青婴纤腰一扭,翘臀又坐到他的怀中,皓臂揽住他的脖子,撅着红润动人的花唇在他腮上啄了一下,笑道:「小弟你坏死了。」-

-  张无忌嘻嘻一笑,搂住武青婴娇小玲珑的娇躯,说道:「青姐,你的小嘴儿端个销魂……刚刚你使得什么法子?」
--
  武青婴嘴角得意的撇了一下,媚眼如丝的睇了他一眼,娇声道:「不告诉你。」
-  说着,那紧致浑圆的俏臀轻轻厮磨着张无忌的大腿。她的娇躯虽然轻盈,坐在张无忌腿上的美臀却产生一种厚重感,虽然隔着裤子,张无忌依然感到那臀肉柔软而富有弹性。